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访谈 > 正文

阿蛮:《纪年绣》比《依仁巷》更成熟些,更好读一点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6年6月24日      

来源:书香重庆网

【导语】2015年5月中旬,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公布了252部参评目录,重庆3位作家的作品有幸位列其中,作家阿蛮的《纪年绣》包括在内,小说立足重庆蜀绣,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蜀绣传承人康宁为原型,讲述了几代蜀绣大师波澜起伏的命运。

事实上,早在2004年,阿蛮就凭借《依仁巷》入围参评过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相对作品的影响力,他本人就显得低调很多。对于此次入围茅盾文学奖评选,阿蛮还是一贯谦逊地表示“《纪年绣》比《依仁巷》更成熟些,更好读一点,如此而已”。

重庆作家阿蛮

【人物简介】

阿蛮,原名卢延辉。重庆人。中共党员。1985年毕业于重庆市职工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1989年毕业于中国文化书院中外文化比较研究班。1971年赴云南河口农场插队。1979年返城后当过工人、干部、编辑,现为重庆市渝中区作家协会主席。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出版有长篇小说《依仁巷》、《解手》、《逆神》,长篇散文《宁厂》、《三峡古镇》等。长篇小说《依仁巷》2004年获第二届重庆市文学艺术奖。

【访谈内容】

小说《纪年绣》重点是人,蜀绣只是道具

书香重庆网:恭喜阿蛮老师此次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据了解,您之前已经入围过第六届茅盾文学奖,两次的心情一样吗?

阿蛮:澄清一下概念,是入围茅盾文学奖评选,只是合资格参加评选,下一步是专家阅读作品,通过几轮投票,选出若干部优秀作品获奖。

2004年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选,我的《依仁巷》入围参评,那次很激动了一阵。这次也高兴,但要平静些。我更看重作品多些人阅读,了解重庆长篇小说的真实状况,哪些人在写,写得怎么样。自己比较,《纪年绣》比《依仁巷》更成熟些,更好读一点,如此而已。

书香重庆网:《纪年绣》主要内容是什么,能否简单讲一下?

阿蛮:一个年轻女性遇到情感灾变(忘年恋遭遇背叛和出卖,愤而跳楼摔断了腿)如何自救,让她重新站起来的信念和依靠是什么?写一种生命信仰,底蕴是独特而丰富的巴蜀文化,它可以疗伤,也让人体悟生命本质,从中获得救赎力量。通过蜀绣世家对刺绣手艺的坚守以及相关个人命运故事来展现。

书香重庆网:有人评价《纪年绣》是一本关于重庆蜀绣的百科全书式小说,您是否认同?

阿蛮:作家不是刺绣大师,研究蜀绣是为了写小说里的人。蜀绣是道具,巴蜀大地是舞台,人物才是主角。说百科全书主要指小说对巴蜀文化、民俗的展示比较丰富。也有读者指出这个广告语有点误导读者,以为重点是描述蜀绣的历史、技法等等工具性质的东西。其实不是,重点是人。

作家唯一应该做的只是奉献出自己的真诚

书香重庆网:您创作《逆神》时,曾提出了一个新的文学概念——“原生态再现历史”。“文学的使命就是要依照这个必然性,把人们的所思、所想、所行、所见,真实、客观、全面、形象地展现出来。我们要做的只是不带任何成见地客观展现。”这样说来,作品的文学性是不是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呢?

阿蛮:著名评论家雷达不认可这个概念,2007年9月他在《文艺报》上发表关于《逆神》的评论文章时说,作家做不到“原生态再现历史”。我当时只是一个想法,如何真实地反映那个时代那段生活,重要的是小说不能让读者觉得假。这个要靠细节来充实,真实的打动人的细节无法虚构。“小说(《逆神》)中有密集的细节,而且每一个细节都是鲜活的,甚至是血淋淋的。”(评论家林雨),《纪年绣》也有,所谓“原生态”主要指这个。我们现在看到大量的虚假故事,就因为细节不真实。

书香重庆网: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文学观,您也曾说过“作家唯一应该做的只是奉献出自己的真诚”,您觉得奉献出自己真诚的作家或作品有哪些,试举两个例子?

阿蛮:古代作家有曹雪芹,现代作家有巴金,当代作家有王安忆,还有路遥。《红楼梦》不用说了。《家》《长恨歌》《平凡的世界》都能读到作者的真诚,既真诚地解剖自己,也跟他们的人物一道经历生活与心灵的磨难。

重庆非遗与市场结合不够,面临传承断代

书香重庆网:您的长篇小说《依仁巷》、长篇历史文化散文《宁厂》和《三峡古镇》等大量作品都弥漫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具有一定的考证性,这是否和您多年来一直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工作有关呢?

阿蛮:有一定关系,但那只是一个方面。我的兴趣是从这里入手,研究本土文化,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我喜欢到处走,实地考察感受本土文化的历史和细节,以及活在现实中的文化遗产,比如重庆蜀绣、渝东民歌、民间医术、特色饮食、建筑艺术等。

书香重庆网:目前,不少非遗项目借助产业化迎来新生的同时,又面临盲目推广,风光一时后难以为继的局面,有学者指出,不能将非遗盲目推向市场,对此,您怎么看?

阿蛮:重庆不一样,重庆的非遗有很多好东西,但还没有“风光一时”。多数人是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少为人知,市场估值并不高。我对这个感同身受。

书香重庆网:重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中,您认为哪些问题比较突出?

阿蛮:重庆在非遗保护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比如研究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参与国家非遗法的讨论,承担一些章节的撰写,这就是“重庆经验”。问题恰好是与市场结合不够,宣传推广不够,缺乏规模,缺少平台,传承断代。除了医药项目外,世家传承的不多。康宁的儿子不学刺绣,张明志的烙画、李昌义的花丝镶嵌、刘桂武和黎万平的磨漆画也难找传承人。年轻人觉得学那个找不到钱。

作家首先面对的是生活,文学是其副产品

书香重庆网:据了解,除了本职工作,您还创作了多本图书,从事编译工作,出版了《洛阳伽蓝记酷译》 ,还热爱摄影,《宁厂》和《三峡古镇》两本书全部照片都是您自己的作品。请问,您平时的业余时间都是怎么安排与平衡的?

阿蛮:摄影是我的爱好,对我来说主要是一种工具,用它来记录我感兴趣的人、物、事件、细节,有时还帮助记忆文字材料。《宁厂》的照片是我自己拍摄的,《三峡古镇》有些照片是别人拍的,还用了历史资料,我没那个条件。

我很幸运,工作与爱好结合了起来,深入民间社会、四处游走既是业余爱好,也是工作。工作和业余爱好都是生活,作家首先要面对的是这个,文学只是生活的副产品。包括这本书——《纪年绣》,我做非遗资源普查,做国家级项目申报,帮蜀绣技师写小传、做保护规划,从朋友的角度体验他们的艰辛,有了创作冲动,就写出来了。当然必须是文学的,文学思维要长期训练,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书香重庆网:您的作品有较高的知名度,但本人却十分低调,网络上关于您个人的信息也特别少,这是刻意为之吗,为什么?

阿蛮:没有。我本来就不是名人,作品也不算多,无所谓高调低调。还是那句话,作家首先面对的是生活,能够踏实过日子就很好。你们采访我,帮我宣传作品,我觉得很快乐。真诚地感谢你们。

【图书信息】

作者:阿蛮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7月

书号:9787535473684

编辑推荐

史上首部关于蜀绣的小说,以蜀绣世家三代人的传奇,勾勒出蜀绣人的百年浮沉;以奇谲神秘的梦幻,传达出蜀绣的通灵神韵。

内容简介

年轻的绣女沈赫赫坐着轮椅创作的双面绣《蝶舞之谜》《梅魁桑首》《洪荒图》《0崇拜》,因为形象奇特、构思大胆震动了工艺美术界,而导致她一条腿摔断的真实原因始终是个谜。骨科医生朱迪生和心理学教师梁戈在治疗过程中同时爱上了她,并以不同方式追寻她的刺绣构思和骨折事故之谜。沈佩余、沈贞婕、包幼娥等三代蜀绣大师的人生经历,也与沈赫赫手握的命运针线一道,绣制出巴蜀地区的社会生活与人文图景。每件绣品都有一个直刺隐秘灵魂,揭示历史真相的故事,故称纪年绣。

#p#副标题#e#

【精彩书评】

读阿蛮《纪年绣》:蜀绣传承的跌宕情怀

文/周其伦

长江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了阿蛮先生近期创作的长篇小说《纪年绣》,以意蕴磅礴厚重、装帧印制精美,第一时间就牢牢地抓住了我们的眼球。当我读完这部徜徉在漫漫蜀绣领域里的作品时,顿时被作品那史料丰富完整、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栩栩如生所深深吸引,我特别感佩作者在细小处的恢弘架构和引人入胜的精巧笔墨,有朋友赞誉“《纪年绣》是中国第一部关于蜀绣的百科全书式小说”,我觉得这个说法不仅新颖而且颇有意趣。

要领会《纪年绣》所渲染出来的意境,我们首先就有必要去梳理一下该书作者的文学创作经历。现在已经是中国作协澳网(中国)官方网站、重庆市作协小说创委会副主任的阿蛮先生,多年来一直从事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工作。同时他所创作出版的长篇小说《依仁巷》、短篇小说集《消失的山洞》以及长篇历史文化散文《宁厂》等大量作品都弥漫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作者把自己创作的基点紧紧地贴近历史文化遗产的连绵脉络,让文学遐思一次次地在历史文化气韵里获得了新的生命,这就让作者的创作思路异常天高地阔。他近年来创作成果颇为丰硕,曾获重庆市文学艺术奖、重庆图书奖、全国梁斌小说奖。我们这次能够阅读到的长篇小说《纪年绣》也被列入到重庆市的重点文学创作扶持项目。

《纪年绣》从年轻的绣女沈赫赫坐在轮椅上创作出来的双面绣《蝶舞之谜》《梅魁桑首》《洪荒图》等刺绣作品去延展情节,这些绣品因为形象奇特、构思大胆震动了工艺美术界。作者巧妙地把导致她一条腿摔断的真实原因设置为一个贯穿故事始终的谜,让这个“谜”底吸引着骨科医生朱迪生和心理学教师梁戈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渐渐爱上了她;与此同时,作者还很大胆地设计了两位医生以不同的方式追寻她的刺绣构思过程和骨折事故之“谜”。在他们寻访这个“谜”底的过程中细腻温婉地刻画了沈佩余、沈贞婕、包幼娥等三代蜀绣大师的跌宕起伏人生。整部作品在激情演绎和真实再现当年场域的幻象中,让蜀绣的几代传人与沈赫赫手中的命运针线一道,共同绣制出了一幅巴蜀地区社会生活与人文传承的秀丽图景。

全书灌注在每件绣品上面的情感都有一个直刺隐秘的灵魂,从而来揭示出历史故事中的点滴真相。《纪年绣》的脉络相当通畅,它从年轻的绣女沈赫赫腿部骨折,坐在轮椅上突发奇想地创作出《蝶舞之谜》等四幅绣品为延展情节的抓手,把沈赫赫的创作动因与画面的形象奇特构思结合起来,整部作品的内在艺术感强烈而又又极富张力。作品还很自然地把沈佩余、沈贞婕、包幼娥等几代蜀绣大师的情感纠结与努力拼搏一一呈现。更让我们感动的是,我们还能够通过作者描写的一幅幅蜀绣作品的构思路径,直接去品味到那许许多多的文化精髓,让我们在内心感受那些传承在巴蜀大地上的乡土风情和古老传说时,也能够会心地领悟到作者笔下的那种醇和酣畅的自然情态,我个人觉得,我们这样的诠释才能够让“纪年绣”的意蕴有了附着的根基。

我们从《纪年绣》叙述的漫漫历史长河中的那一份深沉,享受到了一种很高的艺术熏陶。祖辈的《巴将军》,父母辈的《啃指甲的女孩》一直到沈赫赫最后为了纪念唐小梅而绣出的《吉祥天女》,既是蜀绣中的精品,当然更是我们民族浩荡天成的一种历史脉络传承。这里汇聚着真诚美好良善,这里跃动着华夏的继往开来气象。在《吉祥天女》里,作者更是让我们的情感涟漪徐徐散开余味无穷。沈氏蜀绣在这幅惊天动地的代表作上清晰地显示出巴蜀历史文化隐隐轨迹,在这里,我们也完成了一次由内而外的心灵洗礼。

感谢一直钟情于“非遗”保护的阿蛮,他以实际行动维护着我国醇厚的历史文化,还艺术手段把保护“非遗”中所经历的情感历练和跌宕情怀宣泄出来,为我们奉献出了这样一部大气厚重的长篇小说,让我们感受到民族的历史悠久和文化的源远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