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访谈 > 正文

冉仲景:少数民族文学要从“小我”走向“大我”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6年11月2日      

重庆少数民族文学作家与作品在全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何炬学短篇小说集《摩围寨》、杨犁民散文集《露水硕大》连获第十届和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这些荣誉都象征着重庆少数民族文学的蓬勃发展。作为重庆少数民族文学作家中的代表,冉仲景坚守在酉阳山区,却盛名远播,对于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他在长期的沉淀中有了更多的思考和心得。

【人物简介】

冉仲景,重庆酉阳人,土家族,1966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澳网(中国)官方网站,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澳网(中国)官方网站,参加过诗刊社第十五届青春诗会,出版了《从朗诵到吹走》、《众神的情妇》、《献给毛妹的99首:致命情诗》等诗集。获得过重庆市文学奖等奖项。

重庆作家网:著名文学评论家施战军和作家叶梅对您的诗歌赞不绝口,说您的诗歌代表和引领了某种潮流的写作。而您以往的诗歌大都在抒发您对家乡、民族的热爱,这也成就了您在重庆少数民族文学中的地位,作为重庆少数民族文学的代表作家,您认为少数民族文学在重庆文学中有着怎样的分量?

冉仲景:少数民族文学在重庆文学中当然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这是因为其具有独特性又有人文情怀。

重庆作家网:您说少数民族文学在重庆文学中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您之前的文学作品获得过很多奖项,影响深远,那么您认为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呢?

冉仲景:首先我认为要有世界眼光,这意味着在看到自己民族的文化之外,要能全面地看待整个人类世界。以前我们就比较狭隘,总认为少数民族作家就好像只能写少数民族的风情文化。我认为这是一个误解,对于少数民族作家来说,他必须是超越民族和地域的,如果是局限于自身的少数民族文化风情,是远远不够的。其实我认为少数民族作家和其他作家是一样的,都是必须要有一种人文情怀,对众生百态的关注。那么要创作出好的文学作品,就要跳出少数民族这个框架,暂且忘记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因为我认为这些都是外在的,对于写作本身而言并不重要。如果真正做到与各个民族融合在一起,具有人文情怀,能够让大多数人产生共鸣,能够与其他民族作家一起齐头并进,那这才是最关键的,也是观念上需要转变的一个重点。其次,就是要静心沉淀下来,潜心写作,潜心研究,不受外界干扰诱惑。总之,首先要丢掉少数民族身份,要有宏大的世界观,要有人文情怀,要融入整个人类,其次是要静心沉淀,潜心写作。

重庆作家网:过去五年,重庆作家何炬学短篇小说集《摩围寨》、杨犁民散文集《露水硕大》连获第十届和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这证明重庆文学中的少数民族文学奖是在不断发展的,那么您认为过去五年中,少数民族文学对重庆文学有着怎样的推动作用?

冉仲景:我认为首先表面上看,我们获得了两个奖,还得到了中国作协的扶持,让我们的作家出书,还得到一系列的培训。但这些其实是我们重庆少数民族文学的实力的体现,获奖的这两位是我们重庆少数民族文学的代表人物,但是我们还有一大批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学作家也正在潜心创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如果说有所推动,那就是他们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番风景,让我们知道重庆的少数民族文学不论是在小说、散文还是诗歌上都有另一种风景,他们树立了新的标杆。这种标杆性的作用,能够给更多的后来人一个学习的榜样,也给了正在潜心创作的人们一定的鼓励。如果后来人可以学到他们的精髓,那么一定可以为重庆文学的发展做出很大的贡献。

重庆作家网:您以前创作了大量优秀的诗歌,都是为了您挚爱的民族和家乡而歌唱,但至今为止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您没有再大量发表新作品,您称这段时期为沉淀时期,那么您之后会继续为您热爱的家乡、民族而创作吗?

冉仲景:肯定的,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家乡、民族是我不变的挚爱,沉淀也是为了未来更好的创作。

重庆作家网:那么经过沉淀,您现在的创作与之前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

冉仲景:变化肯定是有的,我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动笔了,但是我在这一段沉淀时期之中,有很多的思考。我以前太注重个人的情感,太注重个人的内心,所创作的很多诗歌都是仅仅只从自己的内心出发。但通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积淀与思考,我不断地走访民间,在学习生活中,我渐渐明白,作为一个诗人,确实不能太注重自己的内心,要走出来,多关注人民群众,要到人民中去,为人民而写作。因为在人民群众中、在生活中,才能发现诗意和思想,才能发现我们民族的性格,这是我现在真切的体会。总之就是,我们要走出自己的内心,不再注重表达自己的个人情绪,要从小我走向大我,为人民而歌。

重庆作家网: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沉淀与思考,现在您认为少数民族文学作家要跳出自我,为人民而歌,那么会不会有可能失去其独有的特色?

冉仲景:不会,因为少数民族文学作家骨子里便是流淌着民族的血液,从小生长在这个环境中,民族文化抚育了他,怎么样他也改变不了自己的本性、不能改变自己的民族性格。只是说他会更具有人文情怀,这是一种博大的胸怀,他也会具有世界眼光。但不管怎样,他的基因不会变,他的语言,他的思维方式都不会变,他的作品也不会失去其民族特色。

重庆作家网:过去五年重庆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势头良好,通过一系列的奖项也展现出我们的实力,现在有一批又一批的新生力量,那么您对重庆少数民族文学的未来有着怎样的期许?

冉仲景:我希望少数民族作者和作品都不断涌现,并且这些作品都是立于整个中华民族的,而不是仅仅局限于重庆或者是边缘地带少数民族地区。我知道现在很多新一代的作家们,他们都是有实力的。虽然他们现在在写作上有一些苦恼,但我知道他们都有毅力和恒心坚持下去。我认为一定还会出现大作品。现在就在我们的渝东南地区,已经出了两个“骏马奖”,但在未来一定还会出现更好的作品。这不是我在说空话白话,而是我真真切切地了解,我们本土现在已经有这么一批有实力,并且着眼于整个中华民族的少数民族作家。他们反映的都是当代生活,与时代紧密相连,与人民群众紧密相连。并且构思都很宏大,文字功底很好,我认为未来一定会在中国文坛引起巨大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