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访谈 > 正文

郭久麟:传记文学道路上的追梦人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本站    日  期:2017年1月11日      

记者:今天,我们有幸请到四川外国语大学教授、中国作协澳网(中国)官方网站、重庆市作协澳网(中国)官方网站、著名传记文学作家郭久麟先生。郭教授,《袁隆平传》首发式上,您作为传记作者和袁隆平在会上做了发言。这部大作从创作到出版,经历了很多困难吧?

郭久麟:是的。《袁隆平传》的灵感是我在西南大学的一次散步中获得的。其实,说得更远,是从早前中国作协提倡作家多写一些科学家传记的号召中受到启发的。我的想法得到了西南师大出版社社长米佳德的支持,他说:西南大学正筹备110周年校庆,正拟请人写一部学校最优秀校友袁隆平的传记;由你这位全国著名的传记文学作家来写他的传记,那就最好不过了!于是,他同西南大学校友会秘书长龚常智陪我去到三亚杂交水稻研究基地,当面向袁隆平推荐我为他写一部传记。袁隆平带我们参观了丰收在望的杂交水稻实验田,给我讲述了他的禾下乘凉梦。并约我五六月份到长沙采访。

记者:袁隆平给您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郭久麟:他太了不起了!又太朴实了!他带我去到实验田,高兴地指着大片金黄色的稻穗,高兴地问我:郭老师,你见过这样的稻谷吗?我看着身边五六寸长的密密的沉甸甸的稻穗,激动地说: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稻穗啊!旁边的林排上写着亩产1000公斤的数字。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啊!可是,他给我的印象又是那样朴质无华,硬朗瘦长的身材,黧黑色的肌肤,古铜色的脸庞,穿着一件蓝条子的衬衫,显得那样朴实憨厚,真像个地道的农民。而且他在实验基地办公室门外接听电话时,竟然随意地坐在人行道的梯坎上打电话,毫无一点大科学家的派头,真是朴实到家了!

记者:在《袁隆平传》的写作上您有不少创新吧?

郭久麟:确实有不少创新。因为此前已有不少人给袁隆平写过传了,所以,我必须要有新东西、有新特点。我首先是要突出重庆对袁隆平的影响。我到袁隆平母校龙门浩小学、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采访调查,还多次到西南大学档案馆、相辉学院旧址展览室查阅资料,并访问袁隆平当年的同学、校友。我在传记中写出,袁隆平在重庆读书12年(从小学到初中到大学),他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大学生,是从重庆走向中国,走向世界的。其次,我到袁隆平老家江西省德安县档案馆进行了采访,搜集到他父辈和祖辈的一些珍贵资料,让我们对袁隆平的成长有了更新更深的认识。第三,之后我又两次到长沙对袁隆平进行了深入采访,访问了他的数十位助手、同事和学生。我在传记中更突出了他“大师情怀,百姓心态”的特点。第四,我在深入广泛的采访中,发现并提炼出一个深刻的主题和理念: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不但是袁隆平的伟大创造和杰出成果,更是社会主义大协作的辉煌成就和宝贵贡献,是一曲科学家和亿万农民共同演奏的社会主义的科学交响曲!

记者:您是怎样爱上文学的?

郭久麟:我爱上文学,首先是受父亲影响。我父亲很喜欢看书,从祖上传下来很多书,他自己也买了很多书,我小学三四年级就喜欢在书摊上去看小人书,在家里看武侠书,什么《三侠五义》、《说岳传》、《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等,四五年级又迷上了到茶馆听评书,听说书人讲三侠剑,讲聊斋,讲岳飞。这些都使自己从小就热爱文学。我初中语文老师教我们写作文,叫我们写日记。进入重庆一中以后,语文老师黎功迧又特别喜欢我,推荐我到学校鲁迅文学社参加读书活动。又推荐我到《前进报》当记者,锻炼了我热爱生活、观察生活的能力,并培养了我时常提笔写作的习惯。我在高中时读到李锐写的毛泽东青年时代的传记,对我立志、读书、交友、健身,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更让我看到了传记文学对青年人所产生的作用,并使我爱上了传记文学。

记者:后来您又怎么转向了《雁翼传》的写作?

郭久麟:《罗世文传》写出后,我向省委宣传部提出写《吴玉章传》的计划,并成立了写作组。但是在《吴玉章传》写作中,我受到错误的批评和伤害,不得不退出写作组。但我还是喜欢传记文学,就转向了传记文学研究,接连写出了《传记文学写作论》、《传记文学写作与研究》、《中国二十世纪传记文学史》。在传记文学理论研究中,我认识到传记作家最好是写自己熟悉的人。我想,我是作家,当然最熟悉了解的是作家,最应该写的也是作家。正巧,曾经在1971年带我创作编辑诗集《红岩村颂》的老八路、著名作家雁翼来到山城,几个诗友约好去看他。他给我们讲述了他在深圳深入生活进行创作的情况,还讲到他正组织约请全世界各国领袖撰写歌颂和平和发展的诗,以编辑一本《世界和平圣诗》献给即将到来的21世纪和第三个千年。我听了十分感动,觉得他身上那种矢志热爱文学,不惜为之奋斗终身的精神值得歌颂,而且我与他有共事了一年多,也最了解他,所以,我决定为他写一部传记。他非常高兴,立即寄来他的全部著作,并在信中说:人都是感情的载体,有美亦有丑,我亦然。希望你这部传记能有新的突破,超越一般的传记。就这样,我多次采访他,并阅读了他的全部著作,写出了《雁翼传》,受到好评。之后,我又一鼓作气,写出了《张俊彪传》、《柯岩传》、《梁上泉传》,每部都是40多万字。

记者:您写了那么多优秀的传记,您是否准备为自己写一部传记呢?

郭久麟:的确,我写了不少传记。除了刚才谈到的几部长篇传记之外,我还写了几十篇中短篇人物传记和报告文学,这些中短篇的纪实作品我拟汇编成册出版。我写的都是正面人物,都是传递的正能量,他们的事迹、成就、精神和人格,深深地感动着我,也感召、教育、熏陶、激励着我,使我能数十年不忘初心,矢志如一,奋发向上,坚持拼搏。我觉得,优秀的传记文学作品的生命力和思想教育意义都是很强的。因此,我一直想写一部自己的传记。写出一个新中国培育的高级知识分子的成长轨迹,心路历程,感情经纬,写出人生的事业成就,也写出其间的艰难磨砺,失败挫折,酸甜苦辣,经验教训,从而留给后代一份珍贵的精神遗产。而且,我还想写出家族家庭给予我的哺育培养,我读书工作的各级学校的老师们对我的帮助和教育,还有各级党、团组织对我的指导关怀,以及众多亲朋好友给予我的珍贵友情和提携帮助,从而表达一个深刻的主题:祖国和人民怎样培养了我,我又怎样以自己的奋斗和成绩来报答我亲爱的祖国和人民!

五十多年来,我一直研究和写作传记,我钻研了也评论了很多部自传(如郭沫若、沈从文、刘白羽、王蒙等),我总结和提炼着前人的传记,也探索和思考着怎样写好自己的传记。

记者:您已经写了吗?

郭久麟:经过了十多年的反复酝酿和思索,写了很多提纲和笔记,前年暑假开始动笔写作,写了一半,四十多万字,因为写《梁上泉传》和《袁隆平传》,就停了下来。最近看了看,还不太成熟,准备再读些好书,再认真回忆思考,过两年再集中精力把它写完写好。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的人生体会。

郭久麟:回顾七十多年的人生岁月,我感到,我的人生是充实的,丰满的,也是精彩的;我的人生是积极的,激进的,向上的,也是幸福的,有价值的,有意义的。

最后,谨以我的一个座右铭分享给大家:生也有涯,知也无涯,追求奉献,终身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