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其他 > 正文

唐晓莲:贾角山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新重庆-重庆日报    日  期:2024年5月9日     

今年初,黔江区人大拍了一个微视频,展现的是一位区人大代表带领当地群众流转土地搞种植养殖产业的优秀事迹。



▲黔江区人大代表熊清鱼(图片来源:黔江区融媒体中心)

我心生敬佩,一直想去拜访这位区人大代表,也想去看看那片肥沃的令人向往的土地。


前几天,我约了两位同事一同前往区人大代表所在的黑溪镇光明村。


他叫熊清鱼,家就在公路边,一楼一底的砖房,墙面陈旧,上面是住宿,下面是两间门面,一间卖副食、肥料等杂货,一间里面安放了一台很大的打米机,占了整间门面的三分之一。


我们到达时,熊清鱼已站在门店前等我们。


熊清鱼是70后,家中兄妹五人,三个姐姐,他排行第四,下面有个小弟。他上初中期间,父亲去世,母亲承担养育兄妹五人的重担。他高中毕业后也外出打过工,但时间短,一年后就回家帮助母亲撑起整个家,再没有外出过。


这些年来,熊清鱼在家乡先后干过运输,干过养殖,承包过人畜饮水工程,经营自家门面副食店,当过多届镇(乡) 人大代表。2021年换届选举时,他被选为黔江区人大代表。


为什么选他为区人大代表,村民们纷纷说,“在我们村里,熊清鱼做什么都是代表,他是我们村里的养殖户,开办有饲料加工厂,引领我们这一方群众致富。我们相信他,我们要选他!”


贾角山是祖国无数美丽山河中的一座,距离黔江城区50多公里,虽然山高路远,却是富饶之地。


半山腰以下,全是一弯一弯的梯田,弯弯相连,层层叠叠,一直向山脚延伸,蔚为壮观。


曾经,这里稻谷飘香,麦浪翻滚,油菜花黄的时候,是村民们收获喜悦的时候,也是摄影爱好者不惜跋山涉水经常眷顾的时候。


但是前些年,村里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离开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这些肥沃的田土荒芜,长满野草,大片大片的梯田年久撂荒。


彼时,熊清鱼已经有自己的养殖场、饲料加工厂、门店经营,这些收入足够他一家四口的生活。可他心里却总惦念着什么。


他转悠在这些梯田间,时而弯下腰撬撬泥土,端详那细腻如雪的泥土;时而折下一截茅草,放在嘴里咀嚼,茅草清香却苦涩,他心里一阵酸楚。贾角山高高的山峰矗立在眼前,像一位慈祥的老人静静地凝望着他,期待着他。


贾角山海拔高,昼夜温差大,日照充足,山崖水异常丰富充足,梯田成片成规模,土是白沙泥,出产的大米色泽光亮,香糯可口,远近闻名。“我能为这片土地做点什么?”当他这样想的时候,一个念头从心中跳了出来,“对!利用祖祖辈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资源,在光明村建万亩梯田。”


此后,他一家一家地去走访没有种、零星种的村民愿不愿意将自家田土拿出来统一耕种,建万亩梯田。


2022年,他正式提交了建设黑溪镇万亩梯田的建议。建议被采纳,列为重点建议转交相关部门办理,并争取到3500万元的项目资金。


资金有了,万亩梯田整治项目启动实施。梯田整治完成后,熊清鱼果敢地承包了500亩。他说:“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现在田地整治出来,怎么能不耕不种!”这一年,他栽种了稻谷、玉米、竹草,并按每亩150元的流转费补助给村民。


交流中,我们和他一起沿着宽阔的村道向山下走,踩着道路两旁的落叶,听着林间树叶沙沙作响。


熊清鱼指着对面的高山说,那就是贾角山。远远望去,巍巍起伏的山影矗立在晴空下,半山腰,一弯弯梯田的轮廓一直延伸到山沟的尽头。在这边山腰,也看得见闪着鳞光的梯田层层叠叠,两山的梯田遥遥呼应。


“清鱼,又来看稻田了,明年还种不种?”一位老人喊着熊清鱼的名字,“大婶,怎么不种,要种的,放心。明年还来帮忙,晒太阳呀?大叔呢?干啥子去了?”一边聊着,我们也来到了梯田边。


熊清鱼从路旁捡来一截木棍,站上田埂,弯下腰用木棍从水田里撬起一坨泥土,“你们看,这叫白沙泥,硒含量丰富,又细又肥沃。种出的稻子颗粒饱满,米饭香糯可口!”


这个中年男人的笑容,灿烂无比。层层梯田,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在阳光的照耀下连绵不绝。

作者简介


唐晓莲,女,1967年4月生,重庆酉阳人,重庆市作协澳网(中国)官方网站,现就职黔江区人大。业余创作散文、诗歌、小说。已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女儿湖》、《稻香》,中篇小说《星星漫游记》《食尚》,剧本《廪君》,散文、诗歌等作品近百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