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其他 > 正文

刘泽安:綦水润渝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新重庆-重庆日报    日  期:2024年5月10日     



作家洛伦•艾斯利说:倘若世上真有魔法,它一定隐藏在水中。


作家歌德说:人类之灵,与水相似。


故乡的一条江、一条河、一条溪,以至于一滴水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伙伴之一。那一滴水从空中到江河,从水中到长江,一路奔跑赶路到了朝天门两江汇合的地方。


这一滴水的生命坐标在东经106.7335、北纬28.7427的交叉口上,这一精确到小数点后面四位数的坐标,与一滴水的大小差不了多少。


这个坐标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准确的位置是重庆市綦江区赶水镇新炉村与南坪村所对峙的藻渡河上的筑米口。这,是一滴水的位置。


这一滴水将在几年后穿山越岭、跨过田野,在一条条隧洞里穿行,在一截一截管道中向前,最终以一泓泓清水的形态进入千家万户的水龙头或者流到渝南山中丘陵的一片片农田。


这一滴水被拦截在筑米口,很多人的生命历程也将在这儿与这滴水相遇。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亲眼看见,前前后后来过很多科技工作人员,在藻渡河的上游下游、左岸右岸,特别是在筑米口两岸的山林里不知穿梭了多少次。他们在这里敲一敲、那里敲一敲,取走了多块岸边的岩石和泥土材料。


曾经有老百姓听那些背大包穿蓝布衫中山装的科技人员说,这儿真的是筑坝的好地方,修个水电站那真的是妥妥的,拦住奔腾而来的黔水,让它们在这儿集中起来,那可就是“水轮机一响、黄金万两”。


听了几十年,盼了几十年,筑米口及周边几个村的老百姓耳朵都听起茧子。茧子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耳朵里不单单是厚了,而且是听腻了。即使一些人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盼望,也是无语的盼望,渐渐地,这些人也已经忘记了那点期待。


时间长了,筑米口的名字也被村民渐渐遗忘。


几十年间,藻渡河不停奔流,筑米口也只是匆匆路过的一个名字而已。

藻渡河不时与綦江河、长江来个雷鸣电闪般的“亲密”接触,从贵州跑来的水有时会向着城镇扑去,农田被淹,房屋被毁,道路千疮百孔。水,成了隐患。


时代的进步和发展,推动着筑米口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筑梦开花,穿越于渝南黔北的藻渡河成了渝黔合作的连接带。


从2018年开始,一拨一拨的人再次来到藻渡河沿岸的村庄,对村民的房屋、户籍人口等进行了调查登记。老百姓知道,盼望几十年的与筑米口有关的大工程真的是要开始干了。


2022年9月5日,重庆市藻渡水库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国家发改委的审批,这项我国150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渝黔合作共商共建重大项目,拿到了继续向前的“路条”。


这一消息,在筑米口周边生活的老百姓中很快传开了,大家知道这个盼了几十年的水库工程即将开工建设。


沿着藻渡水库工程大坝位置——筑米口往上溯源,几十公里长的绿色清澈透明的水,自贵州的坡渡镇、羊蹬镇两面陡峭的山峰之间,缓缓流到筑米口。


水库建成之后,蓄水库容量达2.01亿立方米的水就在这条几十公里的通道内积蓄力量、开枝散叶,穿隧道越山谷流向万盛经开区、江津区、巴南区、南岸区,保障沿线300多万人的饮水安全,让近30万亩耕地不受干旱之渴,为重庆渝南地区的城乡居民和农田送去一泓泓一汪汪的清洁水源,那将是一个多么壮阔和震撼人心的场面。


来自藻渡河的水,也是来自綦江河的水,都是綦水。


滔滔綦水向重庆渝南地区输送的不单单是水,还有重庆綦江人民、贵州桐梓人民的情谊,滋润着渝南黔北老百姓的生产生活。


东经106.7335、北纬28.7427,那是重庆市藻渡水库工程大坝精确的经纬度,这经纬度上的一滴水和一条大坝是藻渡河最美好的记忆。


綦水润渝,几年以后,将润在渝南黔北老百姓的心中。

作者简介


刘泽安,中国作协澳网(中国)官方网站,綦江区作协主席,鲁迅文学院第3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曾在《人民文学》《诗刊》《文艺报》《红岩》《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近百家报刊发表小说、童话、散文、诗歌等各种体裁的儿童文学作品千余篇,百余篇作品入选各种儿童文学作品选集。出版有儿童诗、散文集《风筝上的眼睛》《守望乡村的孩子》《我的乡村,我的少年》等9部。作品曾获重庆市文艺扶持项目资助、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