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友声计划 | “自然之趣,简单大美,情感诚挚”——评钟代华的儿童诗集《飞着说话》

来  源:重庆作家网      作  者:付冬生    日  期:2024年6月28日      

 

今年4月,钟代华的第11部儿童诗集《飞着说话》由开明出版社出版。诗集与叶圣陶的《稻草人》、冰心的《小桔灯》、冯骥才的《泥人张:冯骥才作品精选》、郑振铎的《无猫国》等25位名家名作一并被列入“稻草人儿童文学丛书·第一辑”。丛书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作序,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朱永新提出创意并担任主编。


《飞着说话》收录诗人精选的66首儿童诗,编排为四大板块:动物世界、植物天地、自然风光以及日常生活场景。诗集有三大特点:一是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妙情愫,引领读者感受纯净无瑕的“自然之趣”。二秉持“简单大美”的创作哲学,诗行间流露出儿童视角下的纯真与质朴,展现了儿童诗的独特魅力。三是构建情感诚挚、蕴含哲理的诗意空间,激发深层思考,触动心灵深处。更令人欣喜的是,书中穿插的插画生动形象,洋溢着浓郁的童趣与想象,为文字赋予了色彩与生命,每翻一页都仿佛踏入一场视觉盛宴,让阅读之旅成为一次心旷神怡的审美探险。


一、“自然之趣”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曾说:“大自然本身就像一个孩童一样,全新而欢欣。” 孩童与大自然之间存在着一种本能且纯洁的纽带。在成长过程中,孩子们在与大自然的接触和探索中,逐渐构建起自己对这个多彩世界的初步理解。儿童诗中融入的自然意象,宛如一扇开启奇幻与探索之门的钥匙,不仅点燃了孩子们的好奇火花,还悄悄地滋养和扩展了他们的内在宇宙。钟代华以其独特的文学敏感度,深刻地洞察到了自然与儿童之间的微妙联结。在他的笔下,即便是最常见的花草树木也被赋予了超乎寻常的生命活力,它们在诗的字里行间翩翩起舞,展现出别样的生机与妙趣。每一行诗句,都是对大自然细微之处的一次深情凝视,激发起他们对大自然的探索。来看《白云的家》:

羊儿回家了/牛儿回家了/马儿也回家了/风中的草花/扯着夕阳的尾巴/画着黄昏中不想离去的/最后的那片霞/蓝天/是不是天上的家/草原/是不是地上的家/湖水不说话/把天的高 地的远/全都藏在水底下/白云/你想回哪个家


钟代华用简洁的语言和生动的意象,描绘了一幅宁静而又略带忧伤的乡村暮归图景。首先,诗人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动物归巢场景,营造出一种宁静和谐的氛围。这是对家的最直接、最质朴的描绘,暗示了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诗人通过拟人手法,赋予草花孩童般的顽皮,它们似乎不甘夜晚的到来,抓紧享受最后的阳光,表现了对白日时光的留恋和不舍,同时也隐含了对时间流逝的微妙感知。“不想离去”象征着对美好事物的执着追求,即使是在结束的边缘也不放弃展现自己的光彩。紧接着,诗人提出疑问,“蓝天/是不是天上的家/草原/是不是地上的家”句将广阔的蓝天和无垠的草原比喻为天上和地上的家,引发读者对于“家”的更深层次思考。家不仅仅是一个物理空间,也是对心灵的慰藉和自由的向往,天空和草原代表了无限的宽广和自由,更是对精神家园的渴望。“湖水不说话/把天的高/地的远/全都藏在水底下”中,湖水平静无声,却包容了天空的高远和大地的辽阔,寓意深度和内敛的力量,象征着家作为避风港,能够容纳所有的梦想与远方。最后,诗人以问句“白云/你想回那个家”结束,指向白云,既是对自然界的提问,也似乎是对每一个漂泊者灵魂的询问,表达了对归宿的探寻和对家的深深思念。通过对自然景象的描绘,诗人透过孩子们清澈的眼眸,看到一个更加绚烂多彩、充满“自然之趣”的世界。


在钟代华的儿童诗中,大自然不仅是背景,而是成为跃动的灵魂,一个鲜活而迷人的主题。儿童眼中的大自然,不再是客观景致的堆砌,而是充满故事、情感与奇迹的秘境。在诗中,流淌的是儿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以及在自然怀抱中所感受到的温馨与喜悦。“鸟儿唱/花儿开/鸟声和花色/都在阳光下/鸟儿跟花儿/在比谁更美/谁的魅力大/在高枝上唱高调/鸟声是一幅/飘在空中的画/风吹了/雨打了/鸟儿说受不了/花儿只是笑/笑成雨后的彩霞”(《鸟儿与花儿》)通过鸟儿与花儿的“比美”设定,诗人描绘了大自然的美好景象,还构建了一幅大自然中鸟儿与花儿和谐相处的场景。“鸟儿唱/花儿开”展示了自然界的双重奏,鸟语花香共同构成了春天“自然之趣”的乐章。童诗传递了一种自由、和谐的情感氛围。其中,鸟儿与花儿之间的交流象征着纯真友谊和自由表达的重要性,同时也暗示了自然界的每个生命体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参与这个自然世界的美好创造。正如李利芳教授评价钟代华的儿童诗:“凝聚于自然与童年间深层的内在关联,诗人创造出了一些非常富有表现力内核的审美意象。” 


“乌云钻出来/不知在哪里/滚得一身乌黑/黑头黑手黑脸皮/还不知羞耻/辩来辩去/尖叫/怒吼/咆哮/乌云开始撒野/挥闪魔鞭/蛮横无理/看谁还敢瞧不起”(《乌云撒野》)诗人巧妙地运用了比喻与拟人的艺术手法,将那些乍看之下令孩童感到惊惧的自然景象,转变成一个个活泼灵动、妙趣横生的角色,让大自然的每一面都跃然纸上,充满“自然之趣”。“有时不声不响/这里晃一晃/那儿闪一闪/想跟云朵握握手/拥抱彩霞的斑斓/其实雷电很着急/想帮天下/化解干裂”“没有雷鸣电闪/地是怎样的地/天是怎样的天”(《雷电闪闪》)在钟代华的笔下,风雨雷电不再是冷冰冰的力量展示,而是变成了富有情感的故事讲述者,引领小读者以一颗好奇而理智的心,去探索这个奇妙的世界。


在诗集《飞着说话》中,不少诗作是对“云朵、春风、春雨、落叶、小花、森林”等纯粹自然景色的童真笔绘,诗人将自然界错综复杂的规律巧妙融入孩子们纯真梦幻之中。这些诗不仅是视觉上的盛宴,更是心灵的启蒙,它们在激发孩童探求自然奥秘的好奇心之时,也悄悄播下了尊重自然、敬畏生命的种子。在这片由诗意搭建的奇幻王国里,钟代华捕捉并呈现了孩童特有的视角——那种未被世俗沾染的纯净好奇,以及对周遭世界细腻入微的感受力。这种独特的感知方式,像一座无形的桥,紧密联结了天真烂漫的心灵与广阔无垠的自然界,使得每次翻阅书页,都仿佛踏上了一场穿梭于“自然之趣”与“童心之美”间的梦幻旅行,让心灵得以在每一次阅读中飞翔,感受大自然赋予的无限诗意与美好。


二、“简单大美”


儿童文学评论家高洪波说:“每一个孩子都拥有一个诗的灵魂,儿童诗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少年儿童的美好心灵。”儿童是一个善于发现美、享受美,追求美的群体。一直以来,钟代华用行动践行“简单大美”的童诗创作哲学,即语言美、情感美、画面美、音乐美、意境美、想象美和哲思美。对此,钟代华自己也说:“最美童诗,当在美语中生长童真的原色、本色、底色,美美交融,其美无穷。”


“羊儿回家了/牛儿回家了/马儿也回家了/风中的草花/扯着夕阳的尾巴/画黄昏中不想离去的/最后的那片晚霞”(《白云的家》)简练、纯粹、洁净,体现了儿童诗的语言美。


“别叫/别喊/别逗我/我在干活/不要打扰我”(《不要打扰我》)亲切、热烈,大爱大善,表现了儿童诗的情感美。


“风儿也来热闹/怎么找/也找不到自己的影子/却碰着了/那棵树/那朵花/那只鸟/那片云/惹得它们的影子/跟着水波/摇来摇去”(《风的影子在哪里》)风的形象鲜活、生动,表达了儿童诗的画面美。


“能起舞/能奔跑/能闪耀/能开花/一方玻璃/是不是雨的乐园/是不是奇险明亮的家/虽不能到达/山那边的天涯/却当了一次/玻璃上的/空中小飞侠”(《玻璃上的小飞侠》),抑扬顿挫,节奏明朗,韵律感强,易诵易记,表现了儿童诗的音乐美。


“抖掉身上的影子/学会藏住自己/真的很不简单/能藏身的地方/来一次躲闪/不只是被讨厌/还是被另眼相看/趁机躲一会儿/说不定会发现/另一个洞/另一座山/另一棵树/另一朵花/另一片地和天”(《躲一会儿》)在诗中,钟代华以孩子们常玩的游戏入手,隐含要保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才能遇见不一样的自己的道理,表达出儿童诗的哲思美。


此外,钟代华的儿童诗还有种“反思之美”。反思“现代化”是其儿童诗的主题之一。“如果再搭一次积木/把城市重新建造/拆掉丑陋的/保留绝妙的古老/让所有的窗户/都能蓝天白云/都能雨顺风调”(《积木城堡》)诗人借儿童熟悉且喜爱的积木搭建场景,深层次地反思了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价值观选择与环境伦理问题,鼓励读者特别是儿童,以更加批判性和前瞻性的视角去审视和构想未来的世界。在诗中,钟代华直截了当地指出应去除城市化进程中的不良产物,比如缺乏美感的建筑设计和对环境的破坏,转而珍惜并维护那些承载历史记忆与文化价值的古迹,强调了文化遗产保护的紧迫性。“让所有的窗户/都能蓝天白云/都能雨顺风调”传递了一个强烈的信息——真正的“现代化”不应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而应寻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确保未来的居民能生活在既现代又绿色健康的环境中。这样的表达富有创意地触及了环保与可持续发展的主题,也引导年轻一代学会在发展与保护之间寻找平衡。

在《城市生病了》中,诗人用儿童未被世俗沾染的视角作为镜子,映照出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多维度与复杂性,指出现代社会繁华背后的隐忧,呼唤为孩子们重建一个美丽无瑕世界的重要性。


三、“情感诚挚”

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说:“童诗是美丽的花园,是滋养孩子心灵成长不可或缺的维生素。”对此,鲁迅亦有洞察,他曾言:“孩子是可以敬服的,他常常想到星月以上的境界,想到地面以下的情形,想到花卉的用处,想到昆虫的语言,他想飞上天空,他想潜入蚁穴……”与成人相比,孩子的世界独特而纯真,他们能从细微之处感知情感的诚挚,直接触及世界的本真。正是秉承这份深刻的体悟,钟代华用贴近儿童的视角与质朴纯真的语言,满腔深情去勾勒孩童眼中的自然、动植物以及日常生活,传达对儿童深沉的爱护。


“星星与星星/都在各自闪亮/却只能隔岸相望/是不是有难言的孤独/甚至冰凉得有点忧伤”(《光芒的忧伤》)诗人通过星星的意象,传达了一种细腻而微妙的真实情感体验。星星是孤独个体的象征,虽然各自散发着光芒,却因为空间上的遥远而无法靠近彼此。“是不是有难言的孤独/甚至冰凉得有点忧伤”句直接表达了孤独感的深度与复杂性。在现实中,孩子内心的孤独并不容易用言语表达,它像夜空中的星光一样冷冽而遥远,带着一种淡淡的哀愁。这种忧伤不一定是明显的痛苦,而是更加细腻、难以名状的情绪,如同星光,虽美,但背后却藏着不易察觉的凉意。诗题“光芒的忧伤”本身即是一种鲜明的对比,光芒通常象征希望、活力与美好,而忧伤则是负面情绪的体现。这种对比强调了即使是在看似耀眼的生命中,也可能伴随着不可忽视的孤独与忧郁。它提醒我们,每个孩子的生活都有其光彩的一面,同时也可能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悲伤和孤独。《光芒的忧伤》富有哲理与情感深度,诗人通过星星的比喻,细腻描绘了儿童内心世界的复杂情感,特别是那些难以言喻的孤独与忧伤,以及在光芒四射的外表下,可能隐藏的脆弱与渴望。


“风来了/鸟儿的家/会不会倒塌/鸟儿们怕不怕/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如果把窝筑在云朵上/睡觉时/盖的全是月光被/叫醒的/是太阳和彩霞”(《鸟窝》)。《鸟窝》情真意切,诗人融合了对自然的观察、对安全的忧虑、孩童的幻想以及对理想生活的追求,展示了人与自然关系中既脆弱又充满希望的一面,鼓励读者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中的不确定性,保持对美好事物的想象与追求。在儿童诗的世界里,“情”不仅是其温馨脉脉的内核,更是灵魂深处闪烁的不灭灯火。它超越了简单的文字堆砌,成为沟通童心与世界的情感纽带。


诗人钟代华用深情之笔,触蘸上想象的墨水,为读者展示了一个全新的儿童内心情感世界。北京师范大学王泉根教授评价:“站在儿童本位的立场,以儿童叙事视角,观察儿童生活,展现儿童心灵世界,写出了他们的灵与肉、歌与笑、情与泪,写出了他们对自我对同伴对学校对人生对大千世界的思考、渴望与探求。”当然,这样的儿童视角既尊重了儿童的主体地位,又能够让孩子们在阅读中发现自我。


作者简介:

付冬生,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澳网(中国)官方网站。